<menu id="qcjvd"></menu>
    <cite id="qcjvd"></cite><dd id="qcjvd"><font id="qcjvd"></font></dd>

    1. <dd id="qcjvd"><listing id="qcjvd"></listing></dd>

      <meter id="qcjvd"><nav id="qcjvd"></nav></meter>
      1. <cite id="qcjvd"><p id="qcjvd"></p></cite>

         首頁 | 學院概況 | 師資隊伍 | 人才培養 | 學院新聞 | 黨群工作 | 學生工作 | 學術交流 | 聯系我們 
        當前位置: 首頁>>學院新聞>>正文
        歷史文化旅游學院特邀北京大學齊東方教授做學術講座
        2020-06-06 18:49 歷史學院  審核人:

        2020年6月2日晚7時,黑龍江大學重點建設與發展工作處、社會科學處和歷史文化旅游學院舉辦的“社科基地‘云’講座”第十二期借助騰訊會議平臺召開,主題為“曹操墓的發現與中國考古學”。歷史文化旅游學院特邀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教授、博士生導師齊東方主講,歷史文化旅游學院副院長王樂文主持。

        講座伊始,王樂文副院長介紹了齊東方教授的研究方向和主要學術成果等,并指出曹操墓一經發現便引起各界的熱烈討論,如今經十年沉淀,齊東方教授從更深層次角度思考曹操墓及其與中國考古學的關系,屬風云熱點再啟。

        本次講座會議室界面

        齊東方教授首先回顧了曹操墓的發現,200912月河南省文物局召開的有關曹操墓的新聞發布會說起,并針對發布會后社會對曹操墓的反復質疑的現象,闡釋了這座墓可被認定為曹操墓的理由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曹操墓發掘情況圖

        首先,齊老師例舉了當時社會對曹操墓的一些質疑,主要包括以下幾點:1. 這座墓“匆忙發布”且“不夠嚴肅” 2. 出土的“魏武王”石牌與石枕從盜墓賊處繳獲不能作為直接證據 3.“常所用”石銘牌可能是有人故意放入墓中的4. 為什么不提取頭蓋骨DNA與曹操后人的DNA進行比對 5. 最終判斷還是要依靠墓志銘 6. 出土的帶有文字說明的石牌更像是倉庫的說明牌 7. 可能為疑冢。

        觀其根本,這些質疑產生的原因在于質疑者對考古學的認識十分淺薄,甚至存在一定的誤解。因此,對曹操墓的推論,必須在考古學的視野下進行。

        首先,考古學的地層學和類型學,為推定西高穴大墓為曹操墓提供了有力證據。

        地層學是在進行發掘時,根據土質土色等確定不同層位的方法,不同堆積單位之間存在疊壓、打破關系。專業的考古不同于盜墓或者挖寶之流,是科學的發掘和保護,在曹操墓的發掘過程中,出土物以上的層位關系并未被破壞,所以不可能是后埋入的。由此可證,遺物造假絕無可能。

        類型學研究個體器物的方法,但又不僅如此,也可以通過對包括遺跡、遺物、遺痕在內的“遺存”形態的排比,來確定遺存的時間與空間關系。曹操墓的墓葬形制符合漢魏時期王侯墓葬等級,墓中出土物具有典型東漢特征。這些都是經過類型學分析后得出的可靠結論。

        另外需要注意的一點是,不能把歷史上的曹操與文學作品塑造的曹操混淆。

        至于所謂“疑?!闭f,肇始于北宋王安石的詩句,詩中提到 “銅雀臺西八九丘”,后開始演繹,到明代就有“在講武城外,凡七十二?!?,由此造成層累地疊加,這與“疑古派”核心觀點契合。因此,在研究特定人物時,應該把每一件史事的記載,已先后次序排列起來,疏通源流,研究這件史事的漸變演進及其原因。

        逐一駁斥了有關曹操墓的質疑后,齊老師總結了判定曹操墓的考古學證據:

        一、這座墓葬規模巨大,總長度近60米,為前后雙室磚墓,且前后室分別有兩個耳室,其形制與結構與漢魏時期已知的王侯級別的墓葬相符;

         

        曹操墓復原圖

        二、從出土的器物、畫像石等遺物來看,具有漢魏的特征;

        三、文獻記載曹操墓在“西門豹祠西原上”,而該墓也確實在西門豹祠以西。且西高穴村西出土的后趙建武十一年(公元35年)大仆卿駙馬都尉魯潛的墓志中也明確記載了曹操墓的具體位置,與這座墓的地理位置相符;

        四、這座墓雖規模不小,但墓內裝飾簡單,也沒有壁畫,盡顯樸實,這與曹操《終令》中薄葬的要求相吻合;

        五、墓中出土刻有“魏武王”的石牌和石枕,而“魏武王”恰恰是就曹操的謚號,這也成為了證明曹操墓最確切的證據;

        曹操墓發掘現場及墓中出土石銘牌

        六、墓中的男性遺骨經鑒定為60歲,與曹操死時的年齡相符。

        由上可知,判定這座墓為曹操墓的證據已經形成了完整的證據鏈,足以證明此墓即是曹操墓,而不是憑空想象。

        在互動環節,大家提出了有關毀墓現象、玉衣的使用、墓葬選址和建造年代,公共考古等相關問題,齊東方老師一一作了解答。本次講座于晚9點圓滿結束。(歷史文化旅游學院供稿)

        關閉窗口
         
        您是第 位訪客
         

        版權所有:黑龍江大學歷史文化旅游學院

        快3